毫无个性,一无是处。
© 一步
Powered by LOFTER
  2018-07-21  

半醉行歌半坐禅

弥昼 .: 从今往后,不想触碰爱情。我天生不擅此。生来性情不侔于世,爱人爱己都是折磨。不如无情无欲。未来要多加诵念佛经,虔敬笃信,为过往赎罪。 与别人纠缠这么久,竟已忘了孤独的滋味。我就又要回到我的孤独中去。争取在持久的平和中不感到寡味,不感到抑郁,不用再服药。将私欲变为博爱,“好将一点红炉雪,散作人间照夜灯。” 白居易的一句诗“半醉行歌半坐禅”大概是我近来寻得的理想境界。希望未来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个至人,不为世俗名利所累,在科学与宗教之中找到慰藉,安安稳稳了此余生。   2018-07-12  

爸爸妈妈,我努力不爱你们

弥昼 .: 我爱你们我爱你们所以要在 梦中掐断你们的苟延残喘因为我爱你们请看看我这赤诚的心我爱你们的绝望 和希望 虽然后者 是假的但我爱你们受欺骗的样子受生活无尽的谎言 和远方坟场的勾引我爱你们受凌辱我爱自己 敞开的心肺恶魔逼近我 以空荡荡的袖口我的消音耳塞瞬间跌落神经是一张精细的琴精细到轻轻弹拨就会倏然崩断我的琴弦被恶魔弹断弹出半段德彪西我想 是时候也必须换上一张光亮亮的 新的琴但是我必须节俭和忍耐因为我爱你们而我的新琴 可能 不会爱你们所以 爸爸妈妈 你们放心我会努力不换这把弹破的琴就如我会努力不爱你们 和生活和我自己   2018-07-12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个傻逼

弥昼 .: 起初我只想满足好奇 但欲望之洞就是深不见底 手心再无沟壑 洞穴里阡陌深深 后来我渐感无聊至极 巨大的惯性却推搡着我继续 撞进了似乎封死的胡同 才发现彼此不在同一维度 作业成山堆积 困倦引我颓然受洗 隐秘的抱怨和声张的无言 落成笔下潦草的笔迹 最终我也没有任何欣喜 却不住怀疑写下的是否有意义 在虚无的哲学中晕头转向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个傻逼   2018-07-12  

16.8.1

弥昼 .: 贪恋最后一口烟,抽到手指发烫才舍得扔。我胃不好,喉咙有一点血腥味,强烈的恶心感不断上涌。可我还是着迷于那种清醒的茫然,好过焦虑。我一天吃两颗抗抑郁药,喝两杯左右的咖啡,睡眠不定,一般在四点半以后。夏天在悄无声息地过去,据说最热的时节就快要停止了。可惜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夏日的酷热和蝉鸣,我缩在冷气无休的家里睡觉,刷微博,干一些不用动脑就可以消磨时间的事情,一边做一边悔恨,却无法自控。我在另一种焦虑中度过。一种渴望却又抗拒的焦虑,对象是一切事物,我矛盾到难以用言语表达。 想用一长夏搞懂一些事情,有关逻辑和现象,一直摸索却感到困倦和不知所措。我感到自己的行为和身体不断地分裂,皱着眉头打量自己的一举一动,不可思议极了。身体内部对我封闭。我感觉不到心脏在输送血流,细胞不断生长和死亡,食物被消化然后被排泄;我做着一些截然不同的事情,人类的事情,日常生活的行为。一切都没有理由地自然而然地发生着,因果之间并没有任何同时存在的时刻,甚或一切语言都只是无聊的哲学爱好者自己设定的思维游戏。我偏爱虚构甚于真实,因真实太过真实而显得虚假。凌晨两点多,我坐在客厅餐桌前,就着昏暗的门厅的灯光在电脑前敲打,觉得很没有意义很可笑了,但是控制不住想要书写的欲望。我总在重复着同样的神经质的言语,自说自话不期待理解,记录的初衷是非理性的无名之欲。无论是辩证还是形而上的观念都被我在心里反反复复把玩太久了,构造了无数毫无意义的美丽图形,比纯数学还无用。有一阵子我热爱实际的东西,可很快也会厌倦,反反复复。许多电影和诗歌里反复描述轮回,这样的作品往往给人一种美学上的满足,改变实例,用同样的理论建构无数故事,每一个都触动人心。人本性里渴望回归,这是一句无需解释的语言,因为解释都落入歧途。这是根本的描述。无常的真实可被想象拗成一个首尾相接的圆圈,在其间无需也不能区分任何绝对的理念。深究是一种病态的执着,而置之不理又是无知,辩证让人疲倦,而绝对又不可知。我们身处那从有穷到无穷的省略号里,在每一个点中向外张望,看不到左也看不到右。基督教的上帝可能会说,这是最好的安排,很好的宗教,教人以最舒服的方式度过生活。我要是能相信就好了,可惜我生来多疑,从来不敢全然相信任何一种事物或理念。 不知道为什么想要书写的东西都是这些乏味重复的无聊废话,我缺乏虚构故事的想象力,总结出一个概括性的结论就懒得再用譬喻的方式举例。唯一例外的是我偶尔会有写诗的冲动。诗歌简短,我懒惰,可诗歌无用,我实用主义。于是长大了一点以后就不爱写了。我每天都不开心,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任何欲望一旦被意识到就被解构,不断细分直到变成我之不欲,从逻辑上排除了渴望,却又难逃动物本能的驱使,欲望仍被欲望着,只是变得不伦不类,追求的动机因迟疑而变得不纯,使我自己分裂。思维沉迷于对现象求导和积分,可生活照常,把一时抱有许多疯狂想法的我折磨到困倦,丢到睡眠的无意识中去。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2018-07-12  

三周

弥昼 .: 很长时间没有记录我的生活,今天终于可以完完整整地坐起来敲击键盘。因为身体实在是糟糕。大约三周前我的躁郁又复发,严重到无法忍受清醒时的任何一秒的地步,于是开始吃药。可吃药不过是一个更糟糕的噩梦的开始。舍曲林对我的不良反应是远超平均数据的,我从50mg加到100mg后就成日呕吐,头晕眼花,每天只吃一顿饭,心悸,胃烧灼恶心得想要自杀。我成包成包地抽烟,可短暂的平静过后是更为痛苦的身体折磨。我甚至无法盯着手机屏幕,只能用近视的双眼看着天花板,不断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欲望,四肢无力地瘫痪在床。有一次我躺倒在冰凉的地板上,空调的风直直地吹到我身上,我感觉不到四肢,心跳却快到要爆炸。我无法说话也不想说话,语言和文字都让我厌恶。不只语言,图像也让我厌恶,思想和理性更加糟糕。可空虚也难熬。我只能再次抽出一根烟点上,茫然无措地看着自己的手脚不听使唤地抽动。最深的绝望是说不出口的,能说出口的,都已经淡化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剧烈的不良反应,更何况我并没有感受到很明显的药效。两周以后我终于决定停药——我觉得自己等不到它发挥作用就会被不良反应折磨到死。先减到一颗,今天终于停药了。今晚我的胃口开始恢复,食欲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地看自己恢复生活技能,看了一小会儿书,和朋友聊了一会儿天。我暂且不去想之后会否再犯病,这一刻的平静喜乐让我感到无比幸福。我穿着宽松的睡衣坐在客厅,猫蜷伏在我脚边的地上,冰箱断断续续地发出令人安心的白噪声。棉拖鞋里的脚冰凉得有些麻木,可我异常高兴,几乎忘却了这些微小的不适。 我早就不求人理解,也不故作姿态了,我只做客观的记录,把自己当作一个标本来研究,尽量不掺杂任何个人情绪。我的精神异常也没什么值得羞耻的,因为在我眼中这只是一个器质性的病症,我并没有犯错。时好时坏,我是在和自己玩斗智斗勇的猫鼠游戏,此刻获得短暂胜利。 每日巨大的信息量流入大脑,信念多变动,越来越浮躁,难以专注。我不再试图恪守什么清规戒律,可是关键时候还是要逼自己一把。我不敢做什么保证,因为我此刻说的漂亮话可能只停留在此刻。说真的,我越来越以一种充满兴趣和无奈的态度打量自己,暗暗地希望拉她一把,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分裂的征兆,但是这样的态度让我平静。一个人,当他无法把自己举起来时,他只能幻想有一个他者来帮助他。 我希望自己能够坚定一点,勇敢一点,别无他求了。   2018-07-12  

三周

弥昼 .: 很长时间没有记录我的生活,今天终于可以完完整整地坐起来敲击键盘。因为身体实在是糟糕。大约三周前我的躁郁又复发,严重到无法忍受清醒时的任何一秒的地步,于是开始吃药。可吃药不过是一个更糟糕的噩梦的开始。舍曲林对我的不良反应是远超平均数据的,我从50mg加到100mg后就成日呕吐,头晕眼花,每天只吃一顿饭,心悸,胃烧灼恶心得想要自杀。我成包成包地抽烟,可短暂的平静过后是更为痛苦的身体折磨。我甚至无法盯着手机屏幕,只能用近视的双眼看着天花板,不断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欲望,四肢无力地瘫痪在床。有一次我躺倒在冰凉的地板上,空调的风直直地吹到我身上,我感觉不到四肢,心跳却快到要爆炸。我无法说话也不想说话,语言和文字都让我厌恶。不只语言,图像也让我厌恶,思想和理性更加糟糕。可空虚也难熬。我只能再次抽出一根烟点上,茫然无措地看着自己的手脚不听使唤地抽动。最深的绝望是说不出口的,能说出口的,都已经淡化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剧烈的不良反应,更何况我并没有感受到很明显的药效。两周以后我终于决定停药——我觉得自己等不到它发挥作用就会被不良反应折磨到死。先减到一颗,今天终于停药了。今晚我的胃口开始恢复,食欲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地看自己恢复生活技能,看了一小会儿书,和朋友聊了一会儿天。我暂且不去想之后会否再犯病,这一刻的平静喜乐让我感到无比幸福。我穿着宽松的睡衣坐在客厅,猫蜷伏在我脚边的地上,冰箱断断续续地发出令人安心的白噪声。棉拖鞋里的脚冰凉得有些麻木,可我异常高兴,几乎忘却了这些微小的不适。 我早就不求人理解,也不故作姿态了,我只做客观的记录,把自己当作一个标本来研究,尽量不掺杂任何个人情绪。我的精神异常也没什么值得羞耻的,因为在我眼中这只是一个器质性的病症,我并没有犯错。时好时坏,我是在和自己玩斗智斗勇的猫鼠游戏,此刻获得短暂胜利。 每日巨大的信息量流入大脑,信念多变动,越来越浮躁,难以专注。我不再试图恪守什么清规戒律,可是关键时候还是要逼自己一把。我不敢做什么保证,因为我此刻说的漂亮话可能只停留在此刻。说真的,我越来越以一种充满兴趣和无奈的态度打量自己,暗暗地希望拉她一把,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分裂的征兆,但是这样的态度让我平静。一个人,当他无法把自己举起来时,他只能幻想有一个他者来帮助他。 我希望自己能够坚定一点,勇敢一点,别无他求了。   2018-07-12  

时间

弥昼 .: 处境在暮春后成为困厄 没再遇见南方夏夜,树的影子 天空在反复敲打中渐渐沉默 陈年的绿水三缄其口 回到肉眼清晰的时候 回到童年,回到我未生成前 在电子荧幕上打捞年代感 然后关闭,我也偶尔写诗 在等一些未结果的因 从生长前埋下虚无和谎 母亲把责任从身后让我背 夜晚侧睡,我钻进羊水   2018-07-12  

雨水

弥昼 .: 1 五岁那年转凉时 我记得自己穿粉红色棉毛衫 2 秋天野蛮生长 城市流窜起过往的风 风里的儿童漫不经心 灰黄色高楼缄默 3 所有的新鲜从此开始 旧事就弃置在白露以前 团圆把九月分成两半 土里的爷爷笑盈盈 4 黑夜里你兴奋地眨了眨眼 神经质抽动 毛孔内向过唇齿 我用一支烟敲开你的嘴 我们将手拉得很长 由肩膀出发 马不停蹄 触碰云朵后伸向天际 从尽头折返就抱住自己 5 雨水模糊生活的布景 时间的底音暂停 过期的秘密埋进土里 农民收获粮食 我收获你   2018-07-12  

跑步

弥昼 .: 我从来没有坚持做过任何一件事很久,最近决定坚持跑步。一周下来感觉情绪问题真的减少了很多。前天一口气跑完五公里,不到半小时,跑完那种累极又爽极的感觉令人上瘾。 我跑步主要不是为了身材。我属于偏瘦体型,虽然肉很松散,一看就知道不爱锻炼,但是体重常年在90斤以上95斤以下徘徊,就是暴饮暴食也没超过一百过。跑步的原因是看了几本关于跑步的励志书。最近在看的一本是《跑步圣经》,是那种很励志的畅销书类型,看着看着就有了跑步的冲动。我从小到大体育都很差,初中800米跑了4分50秒,高三自主招生体能测试考400米,我20分拿了2分。但现在咬咬牙,跑上十几圈也可以了。书里有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当我在路上跑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位圣人。”我总是容易被宗教情怀吸引和打动。 跑了一周,最大的改变可能是睡眠质量改善了一些。我长期失眠,近来不得不靠安眠药维持,即便这样夜里还是常醒。室友每天早上刚过六点就起床把我吵醒,所以每天都非常困。跑步虽然没有立竿见影的作用,但睡眠深度和时长都有一些增加。 运动在我看来越来越具有哲学意义,我以前整个生存状态都非常形而上,所以总是摆脱不了抑郁的情绪。可我们压抑的、室友一天到晚呆在室内学习的宿舍不断把我往外推。看着她们的那种病态我感到恐惧和厌恶,努力告诫自己不要成为那样的人。万事开头难,在一开始的犹豫和退缩之后,跑步开始成为一种十分自然的习惯。我想从身体开始慢慢改变我自己。 这两天发现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表述错误:生活对于我而言比他人糟糕的原因不是缺少意义,而是缺失快乐。“意义”是一个人类语言凭空捏造的观念,我一直揪着它不放,完全错误。抑郁的根本是快感机制失灵,这完全是一种动物性的问题,解决方法也应当是通过身体而改变。所以,不是“想通”就能变好的,康复的核心是让身体在外界刺激中像荡秋千一样越荡越高,最后回到原来的振幅强度。“我们再生的方式就是在我们迷失之前先要找到身体的自我。”   2018-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