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个性,一无是处。
© 一步
Powered by LOFTER

三周

弥昼 .:

很长时间没有记录我的生活,今天终于可以完完整整地坐起来敲击键盘。因为身体实在是糟糕。大约三周前我的躁郁又复发,严重到无法忍受清醒时的任何一秒的地步,于是开始吃药。可吃药不过是一个更糟糕的噩梦的开始。舍曲林对我的不良反应是远超平均数据的,我从50mg加到100mg后就成日呕吐,头晕眼花,每天只吃一顿饭,心悸,胃烧灼恶心得想要自杀。我成包成包地抽烟,可短暂的平静过后是更为痛苦的身体折磨。我甚至无法盯着手机屏幕,只能用近视的双眼看着天花板,不断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欲望,四肢无力地瘫痪在床。有一次我躺倒在冰凉的地板上,空调的风直直地吹到我身上,我感觉不到四肢,心跳却快到要爆炸。我无法说话也不想说话,语言和文字都让我厌恶。不只语言,图像也让我厌恶,思想和理性更加糟糕。可空虚也难熬。我只能再次抽出一根烟点上,茫然无措地看着自己的手脚不听使唤地抽动。最深的绝望是说不出口的,能说出口的,都已经淡化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剧烈的不良反应,更何况我并没有感受到很明显的药效。两周以后我终于决定停药——我觉得自己等不到它发挥作用就会被不良反应折磨到死。先减到一颗,今天终于停药了。今晚我的胃口开始恢复,食欲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地看自己恢复生活技能,看了一小会儿书,和朋友聊了一会儿天。我暂且不去想之后会否再犯病,这一刻的平静喜乐让我感到无比幸福。我穿着宽松的睡衣坐在客厅,猫蜷伏在我脚边的地上,冰箱断断续续地发出令人安心的白噪声。棉拖鞋里的脚冰凉得有些麻木,可我异常高兴,几乎忘却了这些微小的不适。


我早就不求人理解,也不故作姿态了,我只做客观的记录,把自己当作一个标本来研究,尽量不掺杂任何个人情绪。我的精神异常也没什么值得羞耻的,因为在我眼中这只是一个器质性的病症,我并没有犯错。时好时坏,我是在和自己玩斗智斗勇的猫鼠游戏,此刻获得短暂胜利。


每日巨大的信息量流入大脑,信念多变动,越来越浮躁,难以专注。我不再试图恪守什么清规戒律,可是关键时候还是要逼自己一把。我不敢做什么保证,因为我此刻说的漂亮话可能只停留在此刻。说真的,我越来越以一种充满兴趣和无奈的态度打量自己,暗暗地希望拉她一把,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分裂的征兆,但是这样的态度让我平静。一个人,当他无法把自己举起来时,他只能幻想有一个他者来帮助他。


我希望自己能够坚定一点,勇敢一点,别无他求了。

评论
热度(9)
  1. 一步弥昼 .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步弥昼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