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个性,一无是处。
© 一步
Powered by LOFTER

内心里的嘶哑(15年所写)

有点烦的时候,音乐不是救赎,电影不是救赎,爱也不是救赎。

此刻,只有酒,不尽的酒,还有各类各味的下酒菜,才能带来安慰。

我不是堕落的俗人,我是天上的天使,降落到尘世来,上帝折了我的翼,但我的心依然能够飞翔。

我不属于这个狭小的圈子,中国不属于我,学校不属于我,社会不属于我,只有这个世界,这个被叫做宇宙的大世界,才能容得下我。

我不是天的孩子,也不是天的父,我该是与天平等的存在。

他们说那是天,我说那是我。

我不是世间的俗人,我不需要思考出世与入世的区别,我不需要辨别善与恶的好坏,我不需要爱情的滋润,我什么都不需要。这一切都是上天的衍生品,而我的衍生品,就是虚空,虚空的虚空。

你看,我仅仅只是喝了一升半酒,酒是啤酒,我的精神就变得如此不正常。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我。

这是我的叛逆,我羸弱的叛逆,真实的叛逆,无用的叛逆,可怜的叛逆,孤独的叛逆,该死的叛逆。

我因之不正常,而我并不需要正常。

与别人比较与否,从来都不是我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不是神,却是与神平等的存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