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个性,一无是处。
© 一步
Powered by LOFTER

打卡:于知乎问题: “究竟要多努力才能上清北?”中Orange的回答有感



特别认同答主Orange 的这句“因为过度逼自己后就会出现心理问题。真正天资高的人,他们是不需要太逼自己的,正常学就行了。而那些天资不太高又有野心的学生,经常能看到心理出问题的。”这句话。
​我在读初二时,父母在外打工,我有满腔的热忱去为了改变命运而努力学习,当时年少的我并没有比较系统的逻辑框架,内心里固执地以为努力就是头悬梁锥刺股,努力就是晚睡早起,努力就是信奉“谁若游戏人生,谁就一事无成。”,而这里的游戏是指除了学习之外的一切。
​其实原本我很活泼,也感觉得到自己当时的思维很灵敏,记忆力很好,学习的兴趣也不错。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放弃了玩耍,放弃了一切的课余时间,父母不在我身边,我的一切行为都是自己固执的自以为是指导的。
​那个时候书店里有那种小册子,小册子里是相关科目的所有重点,我当时买了每一科的小册子,整天把全部的课余时间都花在了背诵小册子上面,并不懂是什么意思,我天性活泼,每一次背书我都在强迫自己,甚至洗冷水澡,抽自己耳光,晚上跑到厕所背,四五点就起床也跑到厕所背。
​从来没有人指导我,周围的同学对我指指点点却给不了我建议,从小在一起的玩伴竟纷纷以为我疯了,那段时间我的心里特别压抑,我明白,自己非常痛苦,非常难熬,让我难受的不仅仅是这样,而是我突然发现,那种思维的敏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那种学习的热情再也不是自然而然的,那种背个几遍就能记住的记忆力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是看着自己的灵性一点点消失的,我能感受得到,越是感受得到,我越痛苦。我的座右铭让我害怕,我害怕一时半会的松懈,我生活在自己亲手营造的可悲境地中,我的父母没读过什么书,他们也不在我身边,他们给不了我建议。我的老师们也从来没给过我建议,他们只是对同学们说要向这位同学学习。
​也许,也许是我的成绩证明了自己。
​我在每一场考试里的每一科目都是班级的第一名。全年级总共有30个班,可笑的是我除了第一次考试是年级第九外,其余的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十一名,而大型考试只会让前十名上台合照的,我每一次都是第十一名!
​到了初三的时候,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放弃了。
​是一种没有人指导的、自生自灭的放弃,所有的痛苦都在我的心里发生,别人不知道。所有的煎熬都在我的心里翻滚,别人不知道。我是真的放弃了,除了语文和英语这种不需要理科思维的科目外,其余的所有科目我一看见就头疼,一背书就头疼,一思考就头疼。是真的头疼,针刺的那种头疼,刺痛的那种,受不了的那种,哭不出来的那种头疼。
​我已经忘了当时的自己是怎样的行尸走肉、醉生梦死了。
​也许你不相信,但这真的是事实。
​初三一整年我从来没有认真学习过。
​最后中考只考了566分,按照正常的趋势620分肯定是不在话下的。
​因为后来的年级前二十名都在620以上。
​那时的我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人,除了逃避,远离,我不知道怎么面对。那时的我无数地对自己说认命,认命。
​现在想来,我特别怜悯当时的我自己。
​但是,我也特别的喜欢那个自己。
​说不出什么的喜欢,我看到那个自己在挣扎,在活着。
​后来,中考之后的那个暑假因为学校安排,我补了一个月课,染头发,染的是鲜艳的红发,坐在教室的走后一排。
​学校里有心理医生,我去看了几次,印象中的自己和心理医生的谈话应该是头头是道、口若悬河的
​记忆中当时的自己脑海里充斥着无数的名言和诗词。
​但是心理医生拯救不了我,我在高一开学一周后,就休学了。
​记得当时有两位同学在送我,现在没了联系,巧妙的是当时在离开学校抵达校门口的时候,心理医生正好遇见了我,手上拿着一个装了饼干和苹果的袋子,送给了我,我接受了。
​现在想来,那应该是心理老师的早餐,依稀还记得心理老师的眼神中有光,似乎带着点怜悯,带着点可惜,带着点疼痛。
​其实当时的我以为是退学的。
​只是一年之后我又重新回到了校园,转了所高中。稍微努力了一年,另外两年已经失去了努力的能力了,最后考上了一所二本大学。
​不怕你笑话,后来我转去的高中是当地最差的高中,最后高考只有两个二本,我是其中之一。另外,我就是在那个高中开始纹身的,打耳钉的,很遗憾,经过了一年社会的洗礼后,还是不太明白纹身和耳洞背后的肤浅和无意义。
​不过,那一年社会的经历,让我的心平静了太多,虽然还是没有治好我的头痛,却也真的缓解了我的太多压力。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真正的逼迫自己了。
​从那以后,我在一点一点的找回自己失去的灵性。
​从那以后,我在一步一步地构建自己的思想框架和价值观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学会思考与质疑了。
​而今,即将大四,有意向考研,谈不上努力,却也着实花了功夫,不强求非考上不可,但一定要在备考的过程中,学点东西,弥补大学逝去三年没有好好学习的遗憾。
​而今,我很少会看书头疼了。很多书可以饶有兴趣地读下去了。也开始接受越来越多的外来事物,游戏一样玩,运动一样做,旅游照样不少,该买的东西一个也不少,该吃的东西也从来不吝啬。虽然明白自己的双商不高,记忆不好,但是既然这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我便坦然的面对。
​我已经开始与自己、与世界达到和解了。
​我已经开始接受自己、接受别人、接受一切的一切了。
​我早已没有什么远大志向了,我早已没有什么激情澎湃了。
​因为普通地活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正常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再也不给自己过高的要求了,也无所谓什么目标梦想理想了。平凡就平凡吧,一事无成就一事无成吧,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早已不在乎了。
​似乎说这么多越来越离题了。
​最后说一句,不要盲目的努力,也不要非什么清华北大不可,他们优秀就优秀吧,大胆地承认就好。自己普通就普通吧,还不是一样的可以吃好多好多东西,去好多好多地方,感受好多好多喜怒哀乐。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因上努力,果上随缘。
​努力可以,但不要勉强,随缘即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