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个性,一无是处。
© 一步
Powered by LOFTER

碎语

现在时间紧迫,一百四十多天后就是考研的日子。
我很危险,我知道。
但我也很痛苦,一种很难找到解决办法的痛苦,让自己习惯于麻木,是一种趋于本能的选择。
我当然想去北京,当然想考个重点大学,当然想有个研究生文凭。
这是我的愿望,深沉的愿望。
这也是父母的愿望,然而我并不想管父母的愿望。
父母的愿望之于我,已经很难产生动力。
动力的匮乏来自于一些东西的缺失。
这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缺失。
这种缺失更多的是针对自己。
后悔吗?不,但是会感到遗憾。
迄今为止,我直视自己这23年的人生,我可以问心无愧地对自己、对所有人说:
我努力过、比很多人都努力过,哪怕现在的生活无比平庸也依然努力过,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我尝试过,当我觉得走不下去的时候,我遵从了内心的意愿,我进入这个社会。我眼中的社会和电影不一样,电影中的刀光剑影我没遇见过,我看见的全部都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现象。
我见过的人中有美丽帅气的,也有丑陋猥琐的,我见过的人有大方善良的,也有小气冷漠的。
我见过的大多数人都是两者皆有,美丽和丑陋是可以和谐地融合在一个人身上的,一个对男人连根烟都舍不得的人却可以为了一个女人一掷千金,一个平时吃穿省吃俭用的人,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把自己幸苦存下来的所有钱借出去。
这才是真相,普罗大众的真相,没有人可以单纯地归结于某一类人,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看见的那个人是怎样的,他就是怎样的。
为一个人下定论,其实不重要,因为这种定义透露着不经斟酌的苍白。
被一个人下定论,同样也不重要,他眼中的你是这样子,那只是在他的角度看来,换个角度就变了,所以大可无所谓之。

这个在我眼中的社会,在我路过的地方,在我眼中注视过的地方,在我心灵活络的地方,在我感受到痛苦却不知痛苦从何而来的地方,在我麻木不仁滞留过的地方,在我痴笑的地方,在我吃过饭睡过觉拍过照的地方,在我此刻所在的麦当劳,这个我眼中真真正正的的确确存在着的社会、世界。
各种各样的车子在外面的路上过去,每一辆车上都有人。每一个人都在忙,在看,在感受。每一个有车的人都具有赚钱的能力,或者说来钱的能力,我所在的麦当劳需要钱,住过的酒店或宾馆需要钱,每一个吃饭的餐馆需要钱,看过的每一个被开发出来的设置门票的旅游景点需要钱,我抽根烟需要钱买烟,我看本书需要钱买书,我的电脑平板手机也是用钱换来的,我坐过的火车和我想坐的飞机也是要钱买票的,电影院里的每一场电影也是需要钱的,口渴时买的水也是要钱的,似乎这个社会就是在不停地交换着,因为交换才会拥有,而交换的等价物就是金钱,所以拜金主义有错吗?
拜金这个词,仿佛说不得,这个拜字,似乎带有一种奴性,本身带着股卑微,所以拜金、追求金钱、赚钱是一种卑微的事吗?
这种价值观念是怎样产生的呢?
一种可笑至极的价值观念,统治阶级、上层建筑产生的吗?
其实统治阶级的存在本身便意味着阶级性,便意味着不平等,便不是大同。
所以共产社会必定没有国家,共产社会必定没有金钱、货币,共产社会不存在交易、不存在职业、不存在三六九等,不存在监狱。
据政治书所说,共产社会必定会到来。
但是在这种必然前加了个条件:会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之后到来。
非常是一个表示程度的副词,一万年说得上非常了吧,然而一亿年也算得上非常,当然一万亿年也是的啊。
这个“非常”本身就透露着一股不确定。
所以对未知的东西都可以说它必定会到来,只需在前面加个表示程度的前缀而已。


只是,到来与否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并不是非要就好,就像完美很难存在,丑陋和美丽可以融洽地共存一样。
就像:
日子有白天黑夜,季节有夏冬,生命有生死,一件事的大小高低黑白好坏善恶美丑,矛盾本身就是矛盾。
似乎不需分辨,分辨似乎无意义。
不,人的乐趣本身就在于分辨。意义不重要,乐趣才重要。
似乎这本身就是一种意义。
意义似乎又变得重要起来。
等等,重要与否真的重要吗?
这是一个圆,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起点。


似乎这样想,大道至简,平淡是真,真水无香,也挺好的。
那么认可与接受,对自己与世界的和解,认可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认可人们生活的逻辑体系,认可存在就是合理。
为什么要与自己过不去呢?
哪怕自己的的确确一点用都没有,哪怕自己的确是一无是处的,哪怕我只是一颗尘埃,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接受自己。
我认可自己的生活逻辑。
我认可自己的平庸和无能。
我不接受这些词语里的负面意义。
我认可这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世界。
我认可阶级中三六九等的存在。
我认可不同思想的碰撞和不同言语的撞击。
我认可我的狭隘、短视和愚蠢。
我认可自己时不时的痛苦和自责。
我认可就好了啊。
我认可此时我的认可,哪怕只是谬论,我也认可。
认可是一种选择,无关对错。
对错是一种狭隘的肤浅的评价。

所以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吧,结果不重要,过程也不是太重要。
单纯的幸福很难一直存在,单纯的快乐也是。
单纯的这篇日记让我的内心感到安宁,这篇日记的意义就在于使我不安的心趋于平和。

评论